金庸逆穿越(十七) 更新日期:2019-12-08 18:23:55    6人参与了访问

        (十七)武当离散
  ≥说,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我说,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陷阱出口在我头上五丈高,我却不像张无忌懂得『壁虎游墙功』,爬不上去逃跑I恶!为何我转职成『淫贼』后,就总是停留在等级1?除了隐身技能,连『全真剑法』都练不成!明明一身好轻功,可是淫贼居家旅行的必备条件……赵敏仰躺地上,高潮虚脱,失神过去;裂衣破裤,裸露的乳头阴蒂,尚贴着三组胶带跳蛋。她泄身前曾高喊要将我千刀万剐,若不赶在她苏醒前逃之夭夭,后果绝对不堪设想……束手无策之际,出口上面,响起脚步声!惨啦,难道是那『神箭八雄』,发现赵敏不见了,前来察看?我好不容易才完成脱身的胜利条件,要功亏一篑了吗?但从出口上探首俯视的,是一张容颜秀美的脸蛋:「俊郎?」那是一身淡绿衣衫的任盈盈H星到呀!我连忙抬头呼喊:「盈盈!我在这里l救我上去!」「你没受伤吧?」任盈盈神色一宽:「别怕,我去找条绳子来。」她轻功亦没张无忌好,不能直接跳下来带我上去。人家是英雄救美,我这里却是美人救淫贼,当真丢脸……乘着任盈盈去找绳子,我眷收抬残局:先回收赵敏身上的三颗跳蛋;再将她的身体,从仰卧改成俯趴,不然被任盈盈发现她裸乳露阴,铁定又会打翻醋罈……可惜任盈盈来得太早,我没时间多对赵敏毛手毛脚。那精美的情趣玩具套装里,还有一根雕工仿真的电动漆黑假阳具,与及一支特大的震动按摩棒,还未用她身上呢……只能等她日后爱上我时,再用来调教她了。这堆跳蛋甚么的,不宜让任盈盈看见,我匆匆塞入彷彿直通异空间的牛仔裤裤袋里——就像所有角色扮演游戏一样,玩家身上的包包,容量都大得可以随身携带一大堆道具。
  趁机点算一下,我目前的家当包括:鳌拜匕首、含沙射影、蓝凤凰给我说可以呼唤『红凤凰』的一块红色鳞片,与及之前小龙女在古墓外,射中我的三枚玉蜂金针……唉,想到小龙女,又纠结了。不能跟她成为『侠侣』,真是一大遗憾……「俊郎!」一条长长的绳子抛下来,任盈盈回来了:「你抓紧,我拉你上来!」之前帮我吹箫吞精,嚥饮蝮蛇精华,任盈盈连臂力都变强了,几下拉扯,便将我从铁牢救回地面上的水阁。她俯望陷阱里后脑朝天、背面衣裤完整的男装赵敏,自然未能看穿我做了甚么好事:「谁跟你困在一起?」若被任盈盈知道赵敏就是间接害她被左冷禅盯上,因而惨遭劳德诺非礼一事的幕后黑手,圣姑大人一定会跳下去干掉郡主大人……我连忙拉开话题:「呃……是这山庄的主人,是个臭男人来的!他混乱中被我震晕,不,打晕啦,哈哈哈……盈盈,你怎么懂得来这里救我?」任盈盈展示之前神箭八雄射中我的一支箭矢:「我和双儿在古墓睡醒,不见了你,在林子里寻找,发现树上留下了八支箭,地下还有九骑马匹的足印。我猜想你被敌人捉住,便跟着沿路的马蹄印,追到这山庄来。」「还好你平安无事。」她欣慰一笑,复又严肃问我:「今早你孤身跑到古墓外,你想……『登出』,对吧?你怕会应验那林朝英的遗刻,想永远……离开我?」真是甚么都暪不过秀外慧中的任大小姐……当时我自觉害了小龙女被尹志平污辱,的确萌生自此回归现实世界,永不再穿越进游戏来的念头……「我都叫你少钻牛角尖,别相信甚么『陷天下红颜,万劫不复』的鬼扯了。」任盈盈低垂眼睫,柔荑轻牵我手:「就算不是鬼扯,万劫不复……就万劫不复吧!我、我都认定了你……不准你舍我而去。」她骄矜怕丑,作出这一番真情告白,殊不容易。纵使万劫不复,也要跟我在一起!这是何等深重的觉悟跟承诺?我、我好感动!「盈盈!好,我不走!」我一手圈住任盈盈腰后,一手轻托起她下巴:「我不会再舍你而去!」我俯嘴欲吻,任盈盈羞涩地别过头去,我只亲中她的脸颊。我上下温柔细吻,她白得透明一般的肌肤,未几便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。我轻扳她转过脸来,她终於合眼依从,让我印上唇间——十七、八岁的小姑娘,樱唇暖软;我将她的唇片吻湿,充分润滑,舌头便舔开双唇,进入檀口。任大小姐吐息如兰,津甜似酒,我轻舐贝齿,浅啜香唾;再找上躲起来的怀羞丁香,逐一探索舌尖舌面、舌底舌根。神教圣姑腼腆被动,小舌任我予取予携,唇吮舌卷……良久,我方松开伊人小嘴,任盈盈因这初吻浑身半软,被我拥入怀里。近在咫尺,彼此的微急呼吸,怦怦心跳,都清晰可闻。云淡风轻,月华洒照水阁,池中花香轻送。任盈盈俏脸枕於我胸口,喁喁细语:「俊郎……我不会忘记这一晚的。」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任姐姐,你找到相公啦!」头顶双髻,一身粉红丫环衣裤的双儿,从水阁外施展轻功,灵巧地跑到我身前:「相公,你还好吧?担心死我们啦!」早早听见双儿奔近,脸皮超薄的任盈盈已离开我怀抱。我笑摸双儿发髻:「大功告成,逃出生天。」任盈盈跟我解释:「刚才我叫双儿用轻功,引开那使弓的八人,调虎离山,我才得以潜入救你。此乃敌营,我们从速撤退。」她话刚说完,我身上便泛起『瞬间移动卷轴』自行发动的光芒。是这『绿柳山庄』的关卡已解决,游戏系统在转移嘲,推进剧情了——我们三人被瞬移光芒包裹,两女早习惯这法术般的场面,见怪不怪。双儿细心地替我扑去衣服上的灰尘,忽然指住我右臂:「相公,你这里……又多了一划呢!」是之前东方不败在我手上点下的『守宫砂』!本来只是殷红色的一点,但上次双儿、任盈盈各帮我口交一次后,就神奇地变成了一个小小的『T』字。现在,那『T』字又多了一划,变成一个『下』字?不!不是『下』字,是再差一竖一横,就变成『正』字!我刚刚跟赵敏玩跳蛋、脚交,这邪门的守宫砂,又将她纪录成跟我有肌肤之亲的第三个女子啦!顿时想起当日东方不败,手比剪刀的模样:『这『守宫砂』,下次见面,我会检查。你此去若敢对盈盈不轨,或者跟其他女子乱搞……事后必会被我发现。到时,嘿嘿——』两腿间的小弟弟,一阵恶寒……但我怎么还是希望,这『下』字的笔划,会继续增加下去呢……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瞬移光芒消散,眼前已不再是绿柳山庄,而是夜色下一处似是道观后山的地方。系统文字显示:『玩家抵达武当山。』来到武当山了?绿柳山庄之后,《倚天》的重要剧情,就轮到……前方不远处的竹林,有一间小院,闭上的竹门内,传出男人的号哭:「……我舍命抢得空性师兄的法体。张真人,你说这大仇如何得报?」张真人……张三丰?绿柳山庄之后的名场面,正是赵敏率众,意欲诛灭武当!她在上山之前,忌惮张三丰神威,先派手下暗算——我冲向小院,推开竹门急叫:「张真人当心!这恶僧是敌人假扮……」但我这示警已太迟,只见房子内,眉鬚俱白的张三丰,跟原着一样,正欲参扶那伏地假哭的冒牌空相,却被他狠施突袭,小腹遭『般若金刚掌』重重击中!「张真人!他是鞑子派来的刺客,西域金刚门的刚相!」我继续揭穿,那冒牌空相只嘴角狞笑,竭尽全身内劲,将掌力不绝的催送到张三丰身上!张三丰设身感受,自知我所言不虚,左掌挥出,拍的一声轻响,击在假空相的天灵盖上。这一掌其软如绵,其坚胜铁,假空相登时脑骨粉碎,如一堆湿泥般瘫了下来,一声也没哼出,便即毙命!
  房子里剩下来的活人,系统显示姓名,除了张三丰,尚有小道僮清风、明月,与及坐着软椅,手足残废的俞三侠俞岱巖:「师父!你……」张三丰闭目坐下,片刻之间,头顶升出丝丝白气,猛地里口一张,喷出几口鲜血。是祸躲不过,我虽作介入,但他跟原着一样,脏腑已受重伤。被我甩在后面的任盈盈和双儿,随即赶到,见地上死了一个假空相,坐着一个口角淌血的张三丰,虽不明前因后果,亦隐约知道事态严重:「俊郎,你叫他张真人,这里是……武当山?」我们三个突如其来,恩师又刚遇袭,俞岱巖戒心极重,沉声问道:「你们是谁?」「在下都敏俊,这两位是……我的同伴。」俞岱巖嫉恶如仇,又是被魔教妖女殷素素间接害成残废,我还是不介绍同属魔教妖女的任盈盈为佳……「杀死鳌拜的都敏俊?」俞岱巖闻言,神色稍宽。在这世界,南宋、元、清三朝并立,我刺杀了满洲第一勇士,在反元的武当派眼中,多少是个能相信的傢伙吧。张三丰缓缓睁开眼来:「般若金刚掌的威力果是非同猩,看来非得静养三月,伤势难愈。」俞岱巖、清风、明月听见,均面泛忧色。咦?小道僮清风?原作他并不在场,由久别归来武当山的张无忌假扮,本想跟张三丰、俞岱巖来个惊喜相认……如今那个黑化了的张无忌,不单没现身;原着会来援武当派的明教群雄,青翼蝠王、五散人早前都被他杀光了!那武当派面对赵敏即将到来的猛攻,岂不是别无外力相帮?我代韦小宝收下双儿;取代令狐沖救了仪琳、任盈盈;莫非当下要我顶替张无忌,化解这武当巨劫?但我这等级1的小淫贼,有何能耐……此时,知客道人灵虚,跑来急报:「禀报三师叔!鞑子大队到了宫外,要见祖师爷爷,口出污言秽语,说要踏平武当派……」赵敏果然紧接来袭!也许因为她跟张无忌素不相识,便没像原作般刻意打着明教的假旗号行事。毕竟黑化张无忌从未挠过她脚板底,而是换了我用跳蛋震垮她……只听得张三丰叹道:「鞑子大举上山。唉,不知远征明教的远桥、莲舟他们平安否?岱巖,你说该当如何?」六大派应该都已『符合原着』,被赵敏用『十香软筋散』搞定,押送去万安寺囚禁了……但为免牵动张三丰伤势,不说为妙。
  俞岱巖吩咐灵虚:「灵虚,你去跟那些人说,我便出来相见,让他们在三清殿上等着。」任盈盈鑑貌辨色,在我身畔低语:「我看他想舍却己命,和敌人敷衍周旋,好让张真人避地养伤,日后再复大仇。俊郎,此事我们不能不管。」我诧异地看着她:「我还以为你……日月神教,会讨厌武当派?」任盈盈正色道:「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,但武当行事正派,七侠救弱扶倾,张真人更毕生对抗蒙古。我和不败姐姐,对武当一脉,颇感敬重。」即使有机智的圣姑做我军师出谋献策,但武力上绝对是劣势!赵敏今次带来的,可是厉害的阿大、阿二、阿三!随便一个,都能够轻易扭甩我的人头……只见张三丰郑重说道:「岱巖,生死胜负,无足介怀,武当派的绝学却不可因此中断。我坐关十八月,得悟武学精要,一套太极拳和太极剑,此刻便传了你罢。」此路不通!关键的致胜人物张无忌不在……总不成由我来学太极拳、太极剑退敌?我一没武功,二没悟性……张三丰既要传艺,任盈盈深明武林规矩,拱手意欲告退:「那晚辈等先行回避……」岂知张三丰微微一笑,招手挽留:「无妨。三位小友既仗义前来示警,就非外人。我这套太极拳和太极剑,跟自来武学之道全然不同,讲究以静制动、后发制人。我武当开派以来,行侠江湖,多行仁义之事,以大数而言,决不该自此而绝。只须这套太极拳能传至后代,我武当派之名必能垂之千古。」俞岱巖毕竟伤残,张三丰是想多了我、双儿、任盈盈三人,记下太极拳一鳞半爪?我是不消提的了;以双儿的粗浅功夫应该也不行,但任盈盈……张无忌缺席,有任盈盈呀!她冰雪聪明,又刚得了蝮蛇宝血的十年内力,说不定多少能掌握太极拳,代替张无忌,战胜那阿二、阿三I是,尚有一个用剑的阿大。任盈盈虽惯用长短双剑,但始究不是悟性奇高的张无忌,能否在短时间内学完太极拳,又领悟太极剑?剑……咦?现成的剑法高手,我方应该已经诞生了一个——张三丰长身而起,准备演示太极拳法。我跑出门外前,匆匆跟任盈盈耳语:「盈盈,你仔细学这太极拳法!我用瞬移卷轴去搬救兵!」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
  『玩家抵达华山思过崖。』我瞬移到另一片晚空下,思过崖上,只见一身灰色缁衣的背影,在勤奋地乘夜练剑:「仪琳!」戴着尼帽的仪琳闻声回头,秀美纯洁的容颜,万分惊喜:「都大哥?」上次分别,我与仪琳已有了终身之约,不单热吻过她,还在衣服外上下其手……但阔别后她又恢复拘谨了,只含蓄带羞地跟我四手相握:「都大哥,一个多月不见了,你可好吗?」如我猜想,只要我跟旁人分开,彼此间就会出现时间差——上次将仪琳送来思过崖,是我去终南山之前。之后我分别完成小龙女、赵敏的剧情,在我的时间看来,总共才三天两夜;但仪琳与我分开后,她自己度过的光阴,已经过了一个多月。同一道理,我离开绿柳山庄其实还不满十五分钟,但因为我的游戏进度已发展到武当山上,所以在赵敏那边,必须已经过了至少十天八日,她才有余裕率领人马,赶路到来对付张三丰。仪琳的时间既已过了三十多天,那我的计划成功了没?我着急问道:「仪琳,你可有遇到风清扬前辈?」仪琳微笑点头:「有啊!都大哥你料事如神,风太师叔他果真在附近隐居。」我雀跃地搭住仪琳双肩:「那他老人家有指点你剑法吧?」「嗯,风太师叔有教我……」太好了-我安排,仪琳成功代替不存在的令狐沖,从风清扬身上学会了『独孤九剑』!这样就不必像原着的张无忌般,要张三丰临阵传授『太极剑』了!『独孤九剑』对付赵敏麾下的阿大,肯定绰绰有余!我拖住仪琳,发动回程的瞬移卷轴:「仪琳,是你学有所成,大显剑法的时候啦!」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我带仪琳瞬移回武当山,那间小院已人去房空。我一来一回才几分钟,但在时差下,这边厢张三丰应BBIN电子游艺→三国,点击进入该早已演练完太极拳,去了接见赵敏一干人等。「仪琳,快走!」话虽如此,却是由懂得轻功的仪琳,带我从武当后山,寻找前殿所在。终於找到三清殿,只见大殿中央,一身绿衣白靴的任盈盈,正赤手空拳跟一个精壮结实,虎虎有威的男人交手。那傢伙脸上、手上、项颈之中,凡是可见到肌肉处,尽皆盘根虬结,似乎周身都是精力,胀得要爆炸出来,他左颊上有颗黑痣,黑痣上生着一丛长毛,系统显示的姓名乃:『赵敏手下?阿三』。对阵圈子外的大殿两端,正邪双方对峙观战,一方自然是张三丰、俞岱巖、双儿等人;另一边,则是坐着黄缎大轿的赵敏。跟原着相同,她身边除了有『神箭八雄』充当轿夫,尚有高手阿大、阿二站立在旁候命。我和仪琳悄悄走到伫立的张三丰身后,定下神来细看战况。不单我,连仪琳都瞧出得来,任盈盈情况不妙:「都大哥,任大小姐她……敌不过那人呀!」想来在我到思过崖期间,任盈盈完全顶替了张无忌,先学太极拳,再挺身代张三丰出战赵敏手下的阿三。问题是,任盈盈的太极拳非常生硬,明显新学乍练,攻守进退,毫不得心应手。这怪不得她,一来没有九阳神功的深厚内力;二来也没学过乾坤大挪移,自然无法像张无忌般一学即精,立刻重挫强敌。张三丰皱眉低叹:「小姑娘悟性不俗,底子亦佳,若得我详加指点两、三个月,当可得太极拳之三昧,以柔制刚,拿下此人。但如今囫囵吞枣,难有胜望。」眼看张三丰似欲飘然下场,仪琳先一步按捺不住:「都大哥,我去帮任大小姐!」一起在光明顶上历过患难,善良的仪琳眼见任盈盈形势不利,不劳我开口,上前出剑,与她合战阿三!
  我伸手劝止伤重的张三丰:「张真人,仪琳她懂得『独孤九剑』,必胜无疑,不用担心。」张三丰奇道:「『独孤九剑』?老道孤陋寡闻……是哪一家的剑法?」甚么?连已逾百岁的张三丰,都没听过『独孤九剑』?难不成『独孤九剑』跟『九阴真经』一样,於这世界也不存在?只见仪琳一剑一剑的使出,系统呈现的剑法招名,尽属恆山、华山、嵩山、衡山、泰山等『五嶽剑法』,当真没有半剑是『独孤九剑』!「嗤!武当派名头这么大,却想倚多为胜?」赵敏朝身边精干枯瘦的老者阿大打个眼色:「阿大,你跟那小尼姑玩玩。」阿大——前丐帮长老『八臂神剑』方东白,剑术之精,名动江湖,只因他出剑奇快,有如生了七八条手臂一般,因此得了这个外号。但见他拔出货真价实的倚天剑,快疾地向仪琳的长剑绕了一圈——两下碎铁之声,仪琳手上已只剩剑柄,长剑剑刃断成三段落地!一个大力金刚指的阿三,已教任盈盈随时粉身碎骨;再来手执倚天剑的阿大,稍有闪失,仪琳还有手脚在么?我着急叫道:「盈盈、仪琳!回来!」两女退回我身畔,花容都犹有余悸。我忙追问仪琳:「你不是说,风清扬前辈有教你剑法吗?」仪琳歉然道:「风太师叔的确尽传我『五嶽剑法』,又指点我学那山洞中魔教长老留下来的剑招,是我学艺不精,帮不了任大小姐……」有风清扬这个人,却没有『独孤九剑』?连同『九阴真经』,汉人正道一方居然少了两门不世绝学,那面对外族、邪派时,岂不大大失利?
  我露面将任盈盈、仪琳唤回来,立时被赵敏认出:「都敏俊!」在我而言,用跳蛋亵玩赵敏不过是半小时前的事;但於她已经过了十天半月了,不过仍然余怒未消:「不将你碎屍万段,难抵当日绿柳庄铁牢中,对我轻薄羞辱之罪!」今晚赵敏身穿女装,一身嫩绿绸衫,说到『轻薄羞辱』四字,似是想起遭跳蛋送上阴核高潮一幕,满脸飞红,又恼又羞。看她这模样,似乎神女有心呀!这个隐性的被虐女,果真已对我浅种情苗?「俊郎!」还来不及高兴,身畔的任盈盈已脸罩寒霜:「她就是牢底下你说的『臭男人』?轻薄羞辱?那是怎么一回事!」呃,人家武当派危急存亡之秋耶,你还选在这关头吃乾醋?没想到另一边厢,赵敏遥望见我身边有双儿、仪琳、任盈盈三美相伴,亦是又妒又怒,双目喷火!任盈盈、赵敏双眼各射出只有我瞧得见的特效,紫电目光隔空互撞,爆燃火花!游戏系统宣佈:「登~登~登~任盈盈、赵敏,成为情敌了!」赵敏视任盈盈为情敌?哈,她果然开始喜欢上我咯!但被妖女看上,也不是甚么好事。赵敏敌视地瞪着任盈盈等三女,冷笑一声:「鹿先生!这三个不知羞耻的女反贼,就交给你!」原来赵敏后方,『神箭八雄』身后,尚隐约着两个人……鹿先生?『玄冥二老』中的『鹿杖客』?两个高鼻深目的西域老者,『鹤笔翁』留在原处;『鹿杖客』排众而出,一双贼眼,色迷迷地遥盯着我的好双儿、仪琳、任盈盈:「三个雏儿,各有风味啊!」糟!原着里这鹿杖客是个大色鬼,双儿她们任何一人若落在他手上,必定惨遭狼吻!
  赵敏再瞥张三丰一眼,似欲眷结束此战:「鹤先生、阿大阿二阿三!和鹿先生一起收拾张老道吧!」玄冥二老、再加阿大阿二阿三?以五对一,这阵容,内伤极重的张三丰,再厉害也抵敌不了!赢不了的!留得青山在,那怕没柴烧!走为上着——我忙向三女低语:「双儿、仪琳、盈盈!我要『瞬移』了!你们快牵着我!」「俊郎,别忘了张真人两位!」任盈盈率先两手各牵住站着的张三丰及软椅上的俞岱巖;仪琳按着任盈盈的肩膀,再一手拖住双儿;最后则是双儿挽住我,所有人都跟我连接,便能一并随我瞬间移动:「去华山思过崖l!」瞬移光芒亮起,阿大阿二阿三、玄冥二老见状,虽不明所以,仍先后冲过来想阻止!阿三距离最近,一手已逮住我右臂;双儿忙紧扯我左臂,不让他将外拉出瞬移光芒外:「相公!」「臭小子!哪里逃!」阿三猛一发力拉我,双儿死不放手,活像拔河一般,但她另一只手跟仪琳的联系却断了!此时,瞬移卷轴彻底发同——「俊郎!」「都大哥!」相连的任盈盈、仪琳和张三丰、俞岱巖,全往光芒的最深处消失!阿三敌不过瞬移光芒的强大吸力,终於捉不住我,无奈放手!但经他这一搞局,我和双儿各被两侧的光芒分别吸开,紧握的双手十指,逐渐脱力松开——我身不由己,堕入光芒左侧的瞬移漩涡:「双儿!」双儿则被吸进右边的转移空间:「相公!」我;任盈盈与仪琳;双儿,分成三路,彻底失散了——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瞬移光芒消散,我被甩出漩涡,重重地跌在地上!夜色不再,已是白昼;我身处的亦不再是武当山的三清殿,而是一片户外。双儿的情况应该跟我一样,落单不晓得转移到何地去了。但任盈盈和仪琳是明确地去了华山思过崖,就先会合她俩,再设法寻找双儿好了——『玩家的瞬间移动卷轴已经耗尽。』甚么?瞬移卷轴用光了?那么我岂不是无法去找任盈盈她俩?但即使跟我失散,任盈盈要照顾好自己和仪琳,铁定是没问题的。倒是少女双儿孤身流落在外,只能希望她吉人天相……无法瞬移,那我就只能脚踏实地,继续游戏了。调出选单,我查看当前的目标:『前去襄阳,参加英雄大会。』上一个游戏目标,是『设法提升队伍实力,备战襄阳英雄大会』。结果任盈盈增了十年内力;仪琳总算学全了五嶽剑法。如今系统要我前去襄阳参加英雄大会,看来《倚天》的部份暂时告一段落,故事重心转向《神鵰》了。唯有一个人硬着头皮上路……但愿很快便重遇双儿她们三个。哇,怎搞的,地方变了,天气亦冷得多,我只穿着一件T恤……好大风呀!哈!前面路上,有个宝箱——『玩家发现了崭新的衣物,要穿上吗?』当然要穿呀!着凉感冒了怎么办啊!『玩家装备了全真教的道袍。』甚么?这一身灰袍白裤,原来是全真教的道服?我恨死尹志平那奸魔了,才不要跟他穿得一样!我要脱下来……我正待扯下道袍,身旁却突然多了两个同样衣饰的全真教道士:「同门增援来了,很好。」「和我们一同去对付那白衣女子吧!」喂……两个道士,一左一右,硬挟着我前进……是游戏的强制剧情?两人强拖着我走了一段路,只见前方不远处,有一匹黑驴,驮着一名白衣女子——黑驴、白衣女子……是《神鵰》的——陆无双?(待续)

责任编辑:管理员
文章关键词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